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反思“政治正确”,是一次思想大解放

遒真言实

 

回首人类历史,曾经长时期处于漫漫长夜。1787年5月《美利坚合众国宪法》问世,第一个民主宪政国家诞生,标志着人类开始进入彰扬道义的民主文明新纪元。

2016美国大选以及此前的英国脱欧,之所以惊动全球,在于近些年整个自由民主世界大力宣扬的“政治正确”,遭到了许许多多平民成功的强力抵制。

纵观美国史,有错误也有罪恶(从罪恶母体产生的子体,自然会粘带一些血污),但大体上都是沿着不断纠正错误——政治正确的道路前行,并且取得了辉煌的成就。

不过,近些年自由世界舆论界广泛宣传的所谓“政治正确”,是一个专称,特指从1960年代民权运动开始兴起的平权、宽容、反对歧视、关爱贫弱群体的政治潮流。

无疑,这些理念完全符合人类道义,理所当然是正确的。但是,任何正确的东西都有限度,超过限度便会走向反面。

比如自由——“无自由,毋宁死”——人人需要,是好东西。它的限度是:任何人的自由,都不能伤害他人的自由。超过这个限度,就变成了不道德,甚至犯罪。

再如平等,也是好东西,是专制制度下受奴役的奴隶和平民百姓的孜孜以求。它有没有限度?人类有过相当长时期的探讨。像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的“理想国”、中国孔儒倡导的“天下大同”、16世纪英国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空想社会主义的“一统公有制”、马克思、恩格斯的“共产主义”,都主张绝对平等。其思想极端是共产主义。经过19—20世纪轰轰烈烈的社会实验证明,这是一条抗拒民主大潮倒行逆施的奴役之路——一条死路。那么,平等的限度是什么呢?17世纪人类伟大的先哲约翰·洛克(1632-1704,英国人)在《政府论》中主张“财产必须私有,公民社会应为财产权利提供保护”。

21世纪思想家徐文立先生明确提出“人人有差别”——先天禀赋有差别,后天能力有差别,对社会贡献大小有差别,因而,收入分配财产占有应有一定的差别。徐文立主张,“人人生而平等”,在政治权利上、为人尊严上、发展机会上,以及法律上必须平等,但在经济上应有适当的差别,同时通过有限的福利制度对穷人予以照顾,使其有尊严地生活。这就是说,“平等”在经济上有限度,超过限度,也就变成了不道德(不劳而获者剥削劳动者),其后果更严重,将破坏社会的竞争机制,阻碍生产力健康发展。

近些年,自由民主世界(主要是发达的欧美澳洲)所谓的“政治正确”实践,证实了徐文立先生这一判断:由于片面追求经济平等,福利过度,养了大量不劳而获的懒虫(21世纪美国,已经连续几年有1/5家庭无人工作)。从而,引起了辛勤工作的劳动者强烈的不满。同时,由于福利过度,导致税收过重,严重拖累了经济成长。奥巴马总统任内2007—2015年GDP增长依次为(%):1.8,—0.3,—2.8,2.5,1.8,2.8,1.9,2.4,2.6 。而福利适度的1950—1978年GDP增长依次为(%):8.7,8.1,4.1,4.7,—0.6,7.1,2.1,2.1,—0.7,6.9,2.6,2.6,6.1,4.4,5.8,6.5,6.6,2.7,4.9,3.1,0.2,3.3,5.2,5.6,2.7,4.9,3.1,0.2,5.4,5.2,5.6.福利过度对经济发展的恶劣影响一目了然。

再看2007—2015年间,美国的主要外敌中共党国GDP的增长(% .依次为):11.9,9.6,9.2,10.4,10.3,7.7,7.7,7.4,6.9 2014年购买力平价GDP中国已经超过美国。

美国近些年经济发展迟缓(欧洲更甚)与“政治正确”走偏直接有关,中共党国经济的迅猛提升也与美欧国家“政治正确”走偏直接有关。为什么这样说?

资本的本性是逐利而为。由于高福利形成的高税收,促使民主发达国家大量资本流向境外——主要是中国,而中共党国视国民如草芥,极力压低农民工劳动力价格,给出种种优惠条件招徕资本,于是,中国对外贸易高速扩张,经济实力高速壮大。同时,美欧财团的体量迅速膨胀,加上逃税,财富极度集中;另一方面,美欧本土传统工业区大面积荒芜变成了铁锈地带,失业增加,中产阶层持续缩小,从而加大了美欧域内贫富悬殊。

美国人一直生活在一个主要由中产阶级家庭组成的国度里。据新华社2015年1月22日电,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2009年首次发表国情咨文时,53%的美国人自认是中产阶级。6年后,这一比例减少至44%。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数据,美国经济复苏过程中(2009年后),美国最富1%群体收入增加31.4%,而中产阶级却回吐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前十年所有增加的收入。据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网站2015年12月9日报道,一份刚公布的政府数据分析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中等收入家庭已经变成少数。皮尤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今天得出结论称,这种趋势已经得到强有力的确立。

无疑,这是严重的危机!

事实彰显,多年来被广泛宣传的“政治正确”已经走偏到了危险的境地!

“政治正确”走偏,还产生了种族矛盾加剧、移民剧增、治安恶化等等严重社会问题。——对此,笔者另有专题论述。

“政治正确”之所以走偏,2016年英国脱欧和美国大选暴露了其主要原因是:传媒界一边倒,压制了不同声音,造成了思想僵化。

自由民主世界的媒体历来有“第四权力”之称,自由媒体也一直认为自身的公信力奠基于价值中立、以事实为唯一考量之上。但是,近些年这一优良传统发生了重大变化。特别是这两年,在倡导“政治正确”的自由民主世界接连出现了一些匪夷所思的怪诞现象。

2015年12月31日,德国科隆中央火车站发生了2000-3000余名阿拉伯裔男子分组包围路人,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进行强奸和抢劫,受害者多达1200余人;同日斯图加特、汉堡也发生了类似事件约10余起。

此乃惊天新闻!惊天暴行!

可是,对于此等惊天新闻惊天暴行,一向标榜“言论出版自由”的自由民主世界的一个大国——德意志——传媒界竟然集体失声了三天整!

岂非咄咄怪事!——这是自由?这是言论出版自由?

原来,欢迎中东难民一向被德国媒体宣传为人道主义善举。在此大背景下,如果揭露难民暴行,就被视为“政治不正确”。

接着,又出现了更怪诞的事情——

2016年1月,德国左翼党青年组织负责人、24岁的瑟琳•格伦被三个难民轮奸。其后报警,她先是向警察说谎话,称是三位说德语的人抢劫了她。事件真相曝光后,她在网上发表了一封致难民的公开信,声称“最让我伤心的是我受到性侵的事件,使得你们遭到更多的种族歧视”,“我不会眼睁睁地看着种族主义分子把你们视作问题”。

受害者竟然向强奸犯道歉!真是不可思议!怪诞至极!

美国没有发生如此典型事件,但也形成了类似的非正常社会氛围——传媒界、知识界、政治界、经济界、娱乐界、教育界……几乎全部是“政治正确”的拥护者。

2016美国大选显而易见:除了默多克手下的Fox,其他所有传统媒体全部倒向希拉里,维基解密虽然连连呐喊抨击希拉里,但传统媒体基本从不报道。民主党和共和党建制派基本上都反特朗普。近30年的所有总统——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以及整个政府系统——白宫、国务院、司法部、商务部……整个好莱坞,整个娱乐圈,整个文化界精英们,370个经济学家,华尔街大鳄,高科技公司新贵,大多数大学师生……都加入了“政治正确”大合唱。

何清涟先生《从2016美国大选看媒体失职》一文,分析了政治正确使媒体陷入选择性失明,几乎脱离了美国民情。在《世界共同的焦虑:受众对媒体的信任弱化》一文中,何女士提到“西方自由媒体的‘政治正确之惑’”,指出,“2015年以来西方国家政经社情的剧烈变化,让世界看到各国媒体的本生相,政治正确使不少西方媒体陷入选择性失明。”

传媒界一边倒,整体陷入选择性失明,无形中失去了言论自由——自由民主制度保持活力的第一要素,因而,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美国《外交政策》2016年7月号上登了一篇《美国的年轻人为什么不再相信“新自由主义”》,披露了今年4月哈佛大学的一项民意调查结果,称美国青年对资本主义的支持率跌到了历史新低!

无疑,这是极其严重的危机!

政治正确——政治偏差——社会危机!

这是一次沉重的历史教训:无论任何时候,都必须坚持充分的舆论自由,都必须有不同声音。否则,必然造成思想偏狭,以至于引发灾难。

终于,受害群体站了出来!——失落的中产阶层、低收入者、被社会福利不公平待遇伤害的退伍老兵们、被“政治正确”压迫到极限的警察们……站了出来!所有沉思的人们——全社会各个阶层中进行反省的人们——站了出来!

乾坤扭转!举世震惊!

2016年英国脱欧、美国大选特朗普胜选,大大出乎传媒界政治界的意料。实际上,反映了广大民众的觉醒——对所谓“政治正确”的反思:这是一次了不起的思想解放!

这次平民思想大解放,也生动地展示了民主宪政制度的巨大优越性。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