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特朗普重塑全球的三大战略

陈建奇、郭晓敏

 

特朗普的目标是让美国再次伟大,因而特朗普的战略目标更多是让美国更好主导全球而不是相反。

特朗普意外当选美国总统被视为2016年最大的"黑天鹅"事件,也成为当前全球持续热议的话题,近期部分通过电子计票的州由于被质疑黑客操纵的可能而重新计票,促使美国总统选举的影响讨论继续升温。不管此次选举进程如何波折,但特朗普所折射出来的问题已经成为焦点所在。特朗普没有从政经历,竞选理念与主流观点相左甚至冲突,不少精英人士在选前明确反对特朗普,外界担心特朗普可能引发世界新的不确定性。然而,较多的评论更多的是解读特朗普的政策重点,并大幅渲染相关政策对传统的扭曲,但这种解读可能存在片面性,未能真正看清特朗普的"美国梦"。

要理解特朗普的行为,核心应厘清特朗普与美国的关系,即要识别特朗普的美国还是美国的特朗普的问题。从现实来看,不管谁当选总统,都必须为美国服务而不是相反。特朗普也不能例外,他首先是美国公民,应把服务美国放在核心位置。特朗普竞选的目标是让美国再次伟大,问题是如何让美国更加强大,如果美国实施战略收缩而回撤至美国国内,那么美国就丧失主导全球的地位,这样的国家至多称得上是地区大国而并非强国,比如俄罗斯即便是军事强国,但在全球治理体系上未有足够影响力而在近两年备受欧美制裁的影响,从而俄罗斯并非真正的强国,美国未来要更加强大显然需要考虑如何更好地驾驭全球。

根据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的誓言,结合美国当前在全球治理体系中的地位,可以判断,特朗普虽然政策取向有反全球化的嫌疑,但特朗普却并非真正要退出全球事务,相反的,特朗普希望通过三大战略重塑全球,目标是更加主动地改变世界格局,强化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地位。

首先,特朗普表面上是要美国实施全面收缩战略,但实际上是推行"以退为进"的战略,意在促使美国的全球治理具有道义及合法性的支撑,促进美国名正言顺和积极主动地主导全球事务。近几年来美国在全球事务中的领导力和威信出现了下降的现象,不少国家指责美国过多干预全球事务,特别是过多干预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事务,而且干预的结果是促使地区局势更加紧张,比如美国对阿富汗、伊拉克等发动战争,但相关国家的局势近年来不仅没有得到缓和,反而持续动荡。美国在全球事务中干预过多的问题备受质疑,影响了美国未来在全球事务中的地位和发挥作用的空间。

特朗普改变了美国热衷干预全球事务的形象,提出要实行战略收缩,甚至表示不再加强同盟的安全保障,同盟需要分担安全防卫等方面的财力负担,这种表态引起了外界的担忧。如果美国不管全球事务,那么日本、韩国等国家为了安全问题就可能增加国防军事建设,极端情形下这些国家可能发展核武器,由此引发的地区或者全球紧张局势可能持续升级,在当今时代下还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取代美国而主导全球事务,这样可能会让国际社会呼吁美国再次出山管理相关事务,近期日本等国家加强与特朗普的联系,反映了他们期待美国继续在全球事务中发挥作用的诉求。在此背景下,美国参与或者主导全球事务就有了合法性,未来美国再次干预全球事务可能就不必过于担心会引发其他国家的批评。由此看来,特朗普深知没有其他国家能够替代美国主导全球的背景下提出战略收缩,目标是"以退为进"而意在加强在全球事务中的主导权,而不是真正的退缩。

其次,特朗普提出要退出WTO、TPP等全球或者区域协定,表面上是要搞贸易保护主义而推行去全球化战略,但实际上是实施"先破后立"战略,意在促使美国在全球重新确立新的体系,助推美国在未来更好主导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主导构建美元霸权,同时构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WTO)等全球经济治理三大支柱,确立了美国在战后几十年的经贸合作中的领导地位,但近年来这套体系逐步遭受质疑,发展中国家亟待提升话语权的呼声越来越强烈,美国等发达大国继续主导全球体系的难度在增大。比如WTO,有评论认为美国让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加入WTO,本来的目标是打开发展中国家的大门,将美国等发达大国的商品卖到中国等发展中国家,但结果是中国等国家打开了全球的大门,将商品卖到全球各地。

美国希望改变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驾驭能力弱化的问题,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奥巴马政府就提出实施TPP、TTIP等战略,意在打造新的全球经贸高标准规则体系,但此举遭到了外界的批评,外界指责美国不是在WTO等既有体系之下继续推动更高层次的开放合作,而是重新确立游戏规则及朋友圈,可能对全球经贸合作构成负面冲击。对此,特朗普提出未来美国将退出WTO及TPP等协定,释放了美国放弃全球经济治理的信号。但大家都知道,如果美国退出而推崇贸易保护主义,那么WTO等全球经贸体系就可能出现名存实亡的现象,世界各国可能面临愈演愈烈的贸易保护问题,国际经贸合作不仅难以深化,可能还会出现大幅倒退的问题,全球经贸体系就面临着全面重构的问题。在此背景下,美国就有机会提出未来全球新的经贸治理体系,而且美国凭借其丰富的全球治理经验及世界最强的综合实力,必然将继续主导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构建,由此继续实现美国重塑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目标,改变美国在现有体系中的领导权弱化问题,由此有望继续确保美国未来几十年的主导地位。

第三,特朗普力推基础设施建设、减税及发展制造业等战略,表面上是特朗普重视商业的行为,但实际上是实施"由内而外"战略,由此培育美国新的竞争优势,推动美国主导全球秩序综合能力的提升。金融危机的爆发表明美国通过金融创新支撑经济增长的能力弱化,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经济持续多年增长乏力也预示其竞争力亟待培育的问题,尽管美国当前经济在发达国家中较快复苏,但如果美国没有出现新的技术革命,美国经济可能还难以恢复到金融危机之前较高的经济增长,这些都表明美国经济实力的弱化,结果就导致财政收支缺口增大,美国债务在近年来持续飙升,当前美国债务占GDP比重已经创造二战以来最高水平,超过19万亿美元的债务总额位居全球首位,在此基础上,美国进一步向全球提供公共产能的能力就面临着下降的问题,由此就难以支撑美国主导全球的局面。

特朗普提出了新的战略转变,不仅要对美国基础设施进行升级改造,而且要实施大规模的减税,以促进制造业等回归美国,培育美国新的竞争优势。特朗普这些战略可以归结为供给侧改革,即特朗普不是倡导美联储量化宽松等需求拉动政策,而是着力改变制约经济发展的基础设施的升级,可以有效缓解经济发展的瓶颈,与此同时,特朗普提出减税及制造业回归,目标是延长产业链条,避免产业空心化的问题。20世纪80年代美国总统里根曾经推行供给侧改革,结果实现了美国经济较快增长的目标。特朗普与里根有着诸多的相似性,即两者在执政之前全球经济都比较疲软,两者都是共和党人,两者都是70岁左右的高龄当选美国总统,而且两者倡导的政策有较多的相似性。如果特朗普的政策能够实现既定目标,那么美国就可能出现较快的发展,较强的综合实力有望继续巩固,由此将支撑其在全球事务中的领导能力的提升。

综合来看,特朗普的众多战略看似违背常规,由此带来的潜在风险引发多方关注,但客观分析特朗普的战略必须紧紧结合美国在全球中的地位和作用来评判,以免出现战略误判。美国在全球中的地位短期内还没有哪个国家可以替代,美国不再掌管全球事务,不仅可能引发世界各国外部环境不确定性的增大,也会影响美国的发展稳定。美国很难实现战略收缩,这决定了特朗普的战略的特殊性。特朗普的目标是让美国再次伟大,因而特朗普的战略目标更多是让美国更好主导全球而不是相反,当前特朗普强化美国重塑全球的三大战略已日益清晰化。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