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中共军机绕台飞行之我思

王立桢

 

前几天网上出现了一张相片,相片中是一架中共的轰六轰炸机,飞在台湾东边的海上,相片的背景中有一座山,为了讨论那座山是台湾的哪座山,许多人在脸书上沸沸扬扬的争论了很多天。

我看了那张相片之后,并没有加入去讨论那座山到底是玉山或是南台湾的大武山,因为对我来说,那架飞机在照相的时候,飞在台湾外海的哪个部位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共的军机竟有机会在那里照那张相!

而我看着那相片时,心中还是有疑问的,只是我想的是:坐在那架轰炸机驾驶舱里的是哪个省份的人?上海人?山东人?或是陕西人?其实,不管他是大陆上哪个地方的人,我想,他当时看着远处的山峰时,心中的想法一定是:「那是祖国领土的一部分,我们一定要收复它!」因为那是大陆的学校里所传播最重要的讯息之一。

无奇不有的是,在四、五十年之前,有另一群人驾着美式的战斗机由台湾起飞,飞在大陆沿海执行威力侦巡任务时,西望神州大地,心中也是持着同样的想法!

更妙的是,那些坐在美式战斗机座舱中的飞行员,他们心中的「祖国」,与日前那位坐在轰六驾驶舱中的飞行员心中的「祖国」,竟是同一个国家:「中国」。

然而,物换星移,目前在台湾竟然有大部分的年轻人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

两年之前我在立法院前遇见的五位大学生,及最近一位利用网路视讯跟我学英语对话的三十余岁青年,都很理直气壮的告诉我,他们绝不是中国人。

我不会怪他们有这样的想法,因为这是目前教育系统下必然的结果。我想起四十七年前我刚到美国开始大学课程时,我在一个八位华籍学生合租的一个房子里,向那些由香港、新加坡及马来西亚来的室友们,述说中华民国的英勇空军事迹时,那些同是炎黄子孙却来自不同国家的同学们,在听了我的故事后,对我的评价是:「比香港最右派的人还要右派十倍以上的天真少年」,他们认为我是根本不管世界上的其它因素,而只是活在我心中的自我世界。

一直到几年之后,我才逐渐了解世界上的许多事情都须要由不同的角度去研判的,学校里的教材所传达的是政府主观的讯息,在我看了许多书籍杂志之后,顿然发现政府并不是完全没有缺点的,中共并不是全然「万恶」的,美国在必要的时候是会放盟国鸽子的。有了这些认知之后,我才了解为什么日本政府一直要更改教科书的理由,因为教科书是最廉价的控制思想的工具。

二十多年之前,当我惊觉到中央日报上竟然开始称呼「大陆」为「中国」时,我就觉得那是政府要潜移默化的让人民觉得「中国」其实是另一个国家!

当时为了这件事,我曾去函中央日报、行政院及总统府,表达我对这件事的意见,但是,我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所以在二十余年后的今天,几乎整个世代的年轻人都成为「天然独」的时候,我不得不唾弃当时那些国民党的政府官员,竟能容忍李登辉在身为中华民国总统及国民党主席时,如此明目张胆的扶植「台独」思想,而那些官员竟然为了自己的官位,没有一个人为此事挺身而出。

在中华民国政府努力的教着学生他们不是「中国人」而要求台湾独立的同时,大陆的十四亿人口正在学校里学着「台湾」是祖国的固有领土,收复国土是国家的重大目标。我不敢去想这种强烈的对比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但我知道这绝非国家之福,而世界上有许多的国家正利用这种矛盾,来赢取他们本身的利益。

如今我已经离开台湾快五十年了,但我仍然惦念着台湾,会经常想到在头份的种种童年往事,因为那里是我的故乡。虽然「反攻必胜、建国必成」的口号不再,但是我仍然会高呼「中华民国万岁」!

因为,我是中国人!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