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徐文立浅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

——微信群第二次讲话

2017年1月22日

 

尊敬的各位群主、主持人冰之云女士、讲座预告制作人和辛苦的转播员,所有朋友们:

女士们、先生们:

提前给诸位拜年了!

谢谢大家的抬爱,才有了去年12月18日我的「第一次微信群讲话」,那次我主要讲了「宪政民主国家应有的二大基础论」、「中国当今社会已有的位移论」和「对中国未来乐观及二个不乐观的预见」;那次虽然没有讲稿,却出乎意料地得到了那么多的鲜花和鼓励。

谢谢大家!

特别感谢这一次讲座的「预告」,将我和我的挚友——王康先生的合影作为了封面;不然我想今天,可能不会有这么多的转播群和听众朋友,足见王康先生的巨大影响力。

中国这六十八年来,在思想理论和价值观上欠了全人类一笔大债。

英国的撒切尔夫人生前,提醒得不错:「根本不用担心中国(我想,撒切尔夫人应该是指一党专制的中国吧!——徐注)」,撒切尔夫人是「因为中国在未来几十年,甚至一百年内,无法给世界提供任何新思想。」

然而,撒切尔夫人可能忽略了「苦难出真知」的道理。苦难、特别是文字狱猖獗了六十八年的中国大陆,终于有了可能出现思想巨人的机遇,只有我们中国人真的给世界提供了新的思想,我们才有可能让撒切尔夫人的后人们改变她的预言。

我以为,成为中国大陆的对世界有所贡献的思想巨人的基本条件是:

1, 有一个天然的、几乎能够完全抵制、或抵消共产专制主义的家庭环境和家学渊源;

2, 有完全独立的人格、悲天悯人的高尚情操、不拘小节的优秀品质和百折不挠的超顽强性格;

3, 拥有几乎全能全才,超凡脱俗,尤其思想独特又新颖;并俱有开出新学问、新思想、新学派的气度和魄力;

4,有通晓古今中外名人名著,且强闻博记、过目不忘、更有融会贯通,拥有超人的综合、扬弃、升华、创新的能力;特别要有通晓中国的诸子百家和儒、道、释传统文化、哲学和思想的底藴;此人本身几乎就是一位百科全书的学者;

5, 有过谦逊、淡定、视名利为粪土,心无旁骛、一心一意、孜孜不倦的业绩;

6, 有过自身苦难,却能甘死如饴的特别经历。

恰恰中华民族有福了,有了重庆布衣学者、现在流亡在美国的王康先生,王康先生是世界和中国千百年才会出现的奇才、民间思想家、中国当代第一才子!

王康具备以上贡献给世界的思想巨人的全部特征,唯独可能有点欠缺只是他的多国语言能力,配好翻译助手,帮助王康先生登上国际舞台不是问题。

可能是我孤陋寡闻,以我视之所及,王康可能是中国当前唯一可能贡献给世界的思想巨人。

当然,我相信苦难的中国也还存有这样一个王康式的群体,王康不至于那么孤独。

今天,我的讲座要面对王康兄,和无数一直在聆听王康讲座的朋友们。所以,我第二次微信群讲话就不得不拟稿宣讲,要格外审慎。

下面我们进入正题。

现在,到了该讲讲中国和世界未来的时候了。

我以为,对于中国未来最为重要的就是二点:

(一)新思想和新观念:即回归到「正常社会秩序」;仅仅说「正常社会秩序」这一点,既新、又不新。

(二)重新制宪。

今天不谈重新制宪,只谈新思想和新观念。

第一,为什么新思想和新观念对于中国和全人类社会那么重要?

理由很简单:千百年人类的历史发展表明,真正改变世界的除了「科技力量」,就是人文的「思想和观念」;而不是武力、权势和金钱。中共武装到牙齿的「枪杆子」在新思想和新观念面前,并没有那么可怕。

我们来看实例:

有了文艺复兴和各国及美国先贤们贡献给全人类的天赋的「人人生而平等」,以及后来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思想和观念,才有了宪政民主的美国和各个民主国家。宪政民主的美国及各个民主国家,和貌似强大的专制政权比,哪一个更强大?德国、日本、意大利的军国主义在二战中的覆灭,前苏联在冷战中的解体就是铁证。当然,是宪政民主的美国及各个民主国家更强大,他们的强大不仅仅在于物质上,更在于他们时时刻刻保守着的有着深厚人文底蕴的信仰、教育、秩序,以及建筑、环境、音乐、艺术,更有每个人的尊严和品味、以及对他人的尊重和爱。

反证的例子,是共产主义的思想和观念。我们中国人得到的所谓共产主义的思想和观念大体是这样的:联共(布)党史用所谓的人类社会发展的五阶段论,以示共产主义的合法性、必然性;又说,共产主义社会是能够做到消灭人剥削人的制度;更说,唯有共产主义社会才能够做到物质极大丰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真是前景美好得不行不行的。曾经,大半个世界和人类、及无数的热血青年为此献出生命而不悔,结果是血淋淋的现实让全人类清醒,共产主义的思想和观念是邪恶的思想和观念,上世纪初,就有中国知识份子先知先觉,认识和指出过这一点(1998年5月4日北大百年校庆之际,由李慎之先生作序、刘军宁博士主编的一本新书《 北大传统与近代中国——自由主义的先声》中有记述),可惜这些振聋发聩的说法被共产主义的『幽灵』及共产党等等左倾势力和中共政权所压抑,可悲的是,至今依然有人沈迷于此而不拔。

正反两方面的实例,都在在显示思想和观念比武力、权势和金钱更为重要,它们能够正确、或者错误地改变全世界。

第二,现在大家都知道:世界病了。

那么,病在哪里?如何对症下药?

现今的世界性的问题是老的共产专制未除,主要存在在中国,中国又出了一个什么「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就是为了实现共产主义」的大活宝;就是这个大活宝,用最皇权的专制者的排场,接待共产主义最要消灭的各国的资本家代理人,目的难道也是要实现共产主义理想;他简直就是一个精神分裂的大活宝!

最近的达沃斯会议上,又是他——全球第一大共产党的总书记来到那里出席全球化资本主义盛会,向人们鼓吹全球化的好处。吊诡得很!

另外的世界:欧美、特别是欧洲的民主国家因为「均富」等等福利主义的所谓「政治正确」,而不堪重负,甚至即将被「压垮」。

最可怕的是,共产专制还没有削解(请注意,我用的是刀子旁的「削解」,而不是「消解」;这是因为中共的专制,恐怕不是能够轻易「消解」,可能是要「削解」的),福利主义盛行的各民主国家却可能被「压垮」

先说民主国家的「均富」等等福利主义的所谓「政治正确」,似乎正确;然而实际上它违背了「人,生而有差异」的天律。人类既然群体生活,倘若没有差异,如何能够分工而合作?最简单的道理:一只军队,没有士兵、班、排、连,每个人都是司令,能够打仗吗?静心而想:人,不论生前、还是后天,怎么会没有差异呢?结果却要「均富」,现实就是毛泽东时代中国曾经的「普遍均贫」,以及今天民主国家的不堪重负;另外,地球资源不堪重负!人类的垃圾也让人类和地球不堪重负!

所以,我说:中国反对派人士当今,面对的是双重使命:结束中共的专制,同时要提醒西方民主国家的所谓的「政治正确」和「现代化」有了太多的不正确。

一,起码「均富」不可能;

二,所谓「现代化」的负面影响在拖垮全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

中国的「雾霾」既是对中国所谓「现代化」的警告,也是对全人类的警告!

有朋友提醒说:「因为『现代化』一个重要内容是科技创新。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强大的驱动力,永不停止。」

我要明确回答,我之所以希望未来作为奋斗目标不再提所谓的「现代化」,只是防止所谓「现代化」一般意义上的偏颇和弊端。即便「科技创新」也是要审慎对待的大事,如生物工程中的「克隆」技术潜在的危险等等不胜枚举……。
所以,我2011年就提出了:中国前途不应再是「现代化」,而是「正常化」。

一个正常、健康的社会同情弱者,经济政策向弱者适度倾斜没有不对,完全应该,但是一定要适度;过了「度」,变为鼓励和制造「懒人」和「穷苦剥削者」,也是大错特错。

比如最近一位朋友告诉我一个典型的、他亲身经历的例证:美国加州「有一个叫做『房屋处』的政府组织,根据住房补贴《第八章》资助『贫困住户』。一个单亲母亲带两个小孩,可以租到一套三睡房公寓,可以获得每月三千九百二十七美金(每年四万七千一百二十四美金)的住房资助,还无须缴纳任何水电杂费。旧金山市的最低工资是接近十五美金一小时,每周40小时,周薪六百美金,每年52个星期,税前年薪仅仅三万一千二百美金(税后总工资两万五千美金左右)。一个不工作,或者只做半职工、打零工的单亲母亲,仅仅每年住房资助一项就是一位勤奋工作的普通工人税后总工资收入的一点八八倍(多二万二千美金),在巨大的利益驱使下弊病百出」,他说:「我们这些老实的纳税人则疯狂大失血。」

「更奇葩的是这个单亲母只需要支付其工资单之帐面收入的三分之一以下的租金,其余部分全部由『房屋处』根据住房补贴《第八章》资助。(这位朋友)有一个租客原来是做女侍应的,每月工资单之帐面收入两千美金,她付六百美金租金一个月,其余的由『房屋处』支付;后来,她故意让老板开除掉,按照失业金支票面额的三分之一来支付租金,每月只须缴纳一百多美金的租金,其余的全部由『房屋处』支付;更有甚者,她领完失业金之后,没有去找正式工作,每月只象征性交二十五美元租金,其余的则全部由『房屋处』支付!后来(这位朋友)才发现,原来她一直在做现金交易、不需要开发工资单的特种行业的生意,还做得风声水起,捞得盘满钵满。」

这类「住房补贴」的福利主义政策,原本是在实施「大爱」的同时,防止「贫困住户」的子女成为更大「问题青年」的政策。可是,一旦过了「度」和疏于监管,就让整个福利主义的民主国家血流不止,难以为继!

所以,我认为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的第二点是「人,生而有差异」。能上能下,尽可竞争;但是,也要认可差异。

专制社会最大问题就是「人,生而不平等」;那就要用「人,生而平等」这铁律去「削解」它;而且,今日中共的专制在保护着、制造着中国社会的各个方面的「不平等」和「贫富越来越大的差别」。所以,我的人类正常社会秩序论的第一条就是「人,生而平等」。

我的人类正常社会秩序论的第三条就是「人,生而不完美」。社会领袖、社会菁英、普罗大众「人人不完美」,人人都想自由、富足,就是要「法至上」才能达成。我们同时知道,唯有宪政民主才能够做到「法至上」。共产专制下,是不可能「法至上」的。

我的理想就是:「人人生而平等」;社会福利应该向弱者倾斜,但是要适度,所以要承认「人人生而有差异」;鉴于「人人生而不完美」,社会管理者和被管理者都要被安排在宪政民主的框架内生活。

我在狱中16年所思所想,凝聚成的《人类正常社会秩序慨论》就是这三点:

「人,生而平等」;

「人,生而有差异」;

「人,生而不完美」。

严格地说:人类正常社会应该是这三点,也不是什么新思想和新观念,其实自古有之,天定的。今天,我之所以称它们为新思想和新观念,只是过去没有人这样系统地提出过。

有关的话题还很多,希望大家提问题、或者日后进一步探讨,或者看看我的《人类正常社会秩序概论》(增订版)再来讨论。(这书,我今后会提供免费的电子版本,送大家阅读。)

好不好,下面请诸位批评和提问题,我乐于回答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