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贪官

卢泓言

 

我不奇怪很多人会同情甚至喜欢上了祁厅长,《人民的名义》里一位宁自杀也不伏法的贪官恶吏。因为我也经历了一些事。

我生在一个四线小城。小时候有个叔叔做了一个单位的小官,人老实谨慎。有一次很多家族的人聚会,一个长者很严肃的教训这个叔叔说,有权不使,过期作废。当时我感觉到似乎所有亲戚都对这个叔叔不满,他们如果从叔叔那里得不到好处,甚至会起怨恨。他们觉得,这么多贪官整我们,你怎么能袖手旁观。

后来我考初中,妈妈拜托叔叔费了大劲去给重点初中的校长送了两瓶五粮液,让我即使不够分数线也可以被录取。后来为了让我能评上三好学生,以至于考大学,妈妈都四处托关系送礼,让我能得到优待。我对此不爽,但觉得不敢或者不该说什么。其他的有点门路的家长似乎也在做类似的事情。

96年考上了中国人民大学,在我们那个四线小城里,大家都认为这是第二党校,是出县委书记的地方。我刚拿到录取通知书的第二天,去学校里跟老师们报喜和道别,有两个老师跟我说,以后老师有什么事,你得帮忙啊;我儿子的工作就靠你啦。当时我一阵恐惧。

接下来四年,很多亲友对我非常关心,问我毕业后会不会当官,在学校里有没有参加学生会,我感觉他们看着我的时候眼睛里都在冒光。我很害怕。毕业后没进政府部门,出了国。甚至不敢回老家,一直在北上广深工作。现在想,如果当年回了老家进了政府部门,我很难做到达康书记的“无情无义”,真的可能成为祁厅长,说一句,我没办法。

人民不是个空洞的概念。瑞金书记说,人民就是你我他。我的亲友、师长、邻里,就是我能活生生的接触到感受到的人民。人民的名义,对我来说没有那种义正严辞,而是一个很可怕的暗示。他们会对我说,有权不使,过期作废。所谓人民,就是平日没事时提起贪官就义愤填膺,一旦自己遇到事情,就会挤破头去给贪官送钱,一旦自己的家亲朋友做了官,他们就会使劲的把他培养成贪官,一人飞升,鸡犬升天。

谁是人民?魏彩霞是人民。她为了自己利益可以罔顾家人屈死,她最关心的是能不能及时的回到广场舞的队列里,其他的都无所谓。王文革是人民。他为了自己利益可以把刀架在无辜的小孩子脖子上,把刀架在对自己有恩的老人家脖子上。小皮球是人民。这个老革命和检察官的后代,学会了贿赂同学,信奉有钱才能办事。这些人如果当了官,会比祁厅长清白吗。

在《人民的名义》结尾,瑞金书记得知,他喜欢的这个篮球场原来是下面的人投其所好,把之前老省委书记喜欢的网球场改装而成的。痞子郑乾用下三滥的招数诱逼到了大企业投资,他穿上西装摇身一变取代了老实巴交的郑西坡成了大风厂董事长,那个同样老实巴交的马总经理服服帖帖欢欢喜喜的站在旁边,准备着享受“胜利”果实。这就是人民,他们有着生机勃勃的生命力。贪官被打倒了一茬,人民紧锣密鼓的开始培养下一茬。

我想说得更透一点。这样的人民,不是仅仅存在于这一时一地,他们基本上是整个人类历史的标准版本。2000多年前,耶稣被钉死了。他是人类的灵性之王,宣扬博爱,说真话,就因为如此他死了。他的死已经把有关人民的事情说透了。

耶稣不主张以武力向罗马帝国宣战建立以色列国,于是得罪了某些人民。耶稣亲近被传统视为“不洁”、“污秽”的麻风病人、税吏、妓女,于是又得罪了某些人民。耶稣痛斥注重形式主义,借着“献祭”来营收钱财的祭司和文士,又得罪了他们。当罗马总督拿着耶稣可能会造反的由头把他抓起来游街的时候,围观的人民骂他,砸他,吐口水。他的门徒背叛他,害怕被牵连而逃散。


人民愚蠢。人民歹毒。

不仅仅是灵性之王死了。世俗之王也死了。1963年,美国第35任总统约翰肯尼迪,这个地球上最有权势的人,被刺杀身亡。这几乎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黑幕。

肯尼迪是二战英雄,身负重伤,获得很多战争奖章还有普利策奖。他做总统期间,强力破除种族隔离,给予黑人合法权利;和平解决古巴导弹危机;力主从越南战争中撤退,主张结束冷战;下令让财政部发行银元券,打破私属机构美联储发行美元的垄断;着手肢解或者抑制日益膨胀的CIA和FDI。在被刺前几天,肯尼迪说,美国人生活在一场阴谋之中,在离开总统职位之前,他将揭露这个阴谋。肯尼迪成为历史上美国人最爱的总统之一。

肯尼迪被刺,看起来迷雾重重。专门负责保护总统的特勤队被调离,达拉斯地方警局接手总统的保卫,游车路线被更改。被警方捉拿的嫌疑人声称自己是冤枉的,他在第二天在几十名当地警察的“保护”中被另一个人冒出来开枪打死,这个人后来病死在监狱里。至此死无对证。官方宣称,嫌疑犯朝肯尼迪开了三枪。而其中一枪竟然在肯尼迪和德州州长身上造成了七处枪伤,这被称为一颗“神奇”的子弹。后来几年中,有18个证人陆续死亡。而官方的调查资料被列为机密,要到2038年才会公诸于世。林登约翰逊接任总统后,立刻推翻了肯尼迪从越南撤军的部署,越南战争升级。

5年以后,约翰肯尼迪的弟弟罗伯特肯尼迪竞选总统,他继承了哥哥的各种主张,受到民众的信任和拥戴,然后,遇刺身亡。罗伯特肯尼迪,是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个还在竞选过程中就被刺杀身亡的总统候选人。直到约翰肯尼迪死后的50年,2013年,仍然有61%的美国人相信,刺杀肯尼迪的真凶仍然逍遥法外。很多人相信,肯尼迪死于利益集团和他们所控制的影子政府的合谋,这是一场政变,法律成了罪犯的工具。

很多美国人认为,肯尼迪遇刺的这一天,是美国的国耻日,这一天,美国人被强奸了。就算这个地球上公认为最有能力的一群人民,他们所建立起来的最优越并获得巨大成功的制度和机构,也被绑架了。虽然很多的美国人都想要挖出真相,但至今没有人刺破了那道黑幕。

人民无力。人民懦弱。

如果足够认真的想一想,可能你也会对这两个王的死亡不寒而栗。如果想要为人民做点事,这是一件危险的事。如果不想直接面对人民的愚蠢、歹毒、无力、懦弱,只是想抓一茬坏蛋,搞一场政策变革,那只是扬汤止沸、做点表面文章而已。即便如此,你越是认真,越会遇到陈海和肯尼迪那样的事。

如果足够聪明和勇敢,直接面对人民的愚蠢、歹毒、无力、懦弱,想要唤醒他们,算是釜底抽薪、立足根本,就像耶稣做的那样,那也是一件危险的事。人民会害怕,会反击。耶稣是很早就知道自己会死的。他之所以愿意死,可能是因为只有死才可能唤醒人民。更重要的是,他死后三天又活了,可能,正是死而复活才真正唤醒了人民。他的门徒才聚到一起,信心满满的开始传播福音。

不仅仅要有智慧,看清楚人民的面目和自己的处境。还要有慈悲,准备死。更要有能力,能够活。或者,如果还不完美具备这些东西,至少要了解这一切,才会量力而行,循序渐进,才会在头破血流时不至于绝望。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