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老王社长论“陈云的权贵资本主义”

 ----评李伟东六四视频谈话

 

李伟东先生是中国右翼精英当今最有思想深度的政论家和韬略家。他最近有个六四的视频访谈,邀我听听作点评论。也好,正好发挥一下。伟东兄健谈,滔滔好几个小时。先把伟东的所述,简要梳理一下:

李伟东认为,89前,中国存在三条改革路线,邓小平路线,主张市场化改革,共产党行政方式改良,但“坚持四项基本原则”;陈云路线,主张计划经济为主的“鸟笼市场”改革,政治体制坚持毛时代不变;赵紫阳路线,主张更激进更全面的市场化改革和共产党领导体制改革。共同点是,三者都并不根本放弃共产党的领导权。89,和之后的几十年,都是这三条路线的博弈斗争,最后,以陈云路线胜利告终。陈云“笑到了最后”。今日中国的权贵资本主义模式,或曰“红色帝国”模式,就是陈云路线胜利的体现。

老王社长简评:

李伟东先生没有说,其实89还有一条路线,这条路线那时是暗的,不能说出来的,就是后来看到了,鲍彤和“李伟东”们一批反共公知心中要求的彻底请共产党下台,中国经济政治完全资本主义化的改革路线。这条路线,六四受到打击暂时失败后,公开化了。它还在国内外与“红色帝国”斗争,因此,不能说这条路线完全失败,因此,也就不能说是陈云的“红色帝国”路线“笑到最后”了,“以最后胜利告终”了。

伟东兄否认广场部分激进学生在反共路线影响下造成的结局,葬送了赵紫阳路线的改革,实际也中止了邓小平的行政改良路线的改革,他认为激进学生是在为赵紫阳的改革“助力”,是在“鼓励赵紫阳与现体制对决”,激进学生“代表了强大的民意”,是“革命色彩的抗暴运动”。要怪的是赵紫阳软弱,不敢“对决”,而那时的各界“改革派”们,也“没有作好与共产党体制决裂的决心”。于是才“改革死了”。

伟东兄讲得慷慨动情。但他怎么忘了他自己的分析呢。“改革”,这个词在不同人那里,内涵是不同的。你的“改革”是反共,人家的“改革”不是反共,是改良共。你怂恿部分失理性学生激进,要赵紫阳与学生与共产党“对决”,“决裂”,闹出一场大悲剧,最终,以什么样的改革都停止和失败的结局收场,你怎么不算是葬送了人家那内涵的“改革”呢?

再谈“陈云路线的最后胜利”。陈云主张权贵资本主义吗?没有呀。没有,今天的权贵资本主义,怎么算作是“陈云路线最后胜利”呢?

陈云根本反对资本主义。他主张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大鸟笼”下的小市场,伟东兄的说法,是要回到建国初“新民主主义路线”去。今天中国是这样的社会形态吗?不是。不是,陈云路线的“胜利”在哪里呢?

据伟东兄说,89六四后,邓小平要加紧搞市场经济,即加紧推行资本主义,还南巡,逼在邓小平陈云前首鼠两端的江泽民加紧搞资本主义(美其名“特色社会主义”),不然要“换人”,连换下三个“总书记”。陈云看挡不住了,于是提出,换人也好,但要换上我们自己的红色子弟。“接班人还是我们自家的子弟可靠,今后总不至于挖共产党祖坟”。于是,派一位“太子党核心人物”与江谈判:可以支持江,但江必须让红二代上位。江泽民赶紧同意交易,将“省部级以上与中央密切的国营大企业,元老家族一家安排一个,进入这些企业的核心管理层”,“一家提拔一个红二代局级干部”。其中有两位最著名上到中央委员政治局的,一个是后来斗败了的薄熙来,一个便是“今上”习近平。一个家族分一个国企的结果,就是今天权贵资本主义的滋生和发展。伟东兄说:“这也是邓小平始料不及的”。

这样,我们客观来看。今天这个“权贵资本主义”,究竟是谁的路线的结果呢?谁的也不是。上面四条路线,四种势力,谁也没有想到过,谁也没有提出过中国要搞“权贵资本主义”。那末这个“权贵资本主义”是怎么来的呢?是四大势力89后博弈厮杀交易妥协退让演变的自然结果,是中国社会各政治力量理想发展方向相互斗争合力的现实结果。一般来说,社会合力的结果,总是那个社会最合理的结果。“现实的都是合理的”!因此,“权贵资本主义”,恐怕是当今中国最自然最合理的了。

关键的问题在,中国要不要发展资本主义?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在中国的全面发展,是不是一种历史规律下无法跳跃过去的必然阶段?

陈云没有这样认为。今天的左翼毛派也绝不这样认为。因此,左翼根本上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的,当然更反对“权贵资本主义”。

右翼精英特别是反共右翼呢?他们当然是主张中国全面的资本主义。他们不接受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他们认为发展资本主义,不过是人人追求发财的人性的自然。共产主义是“反人性”的。

问题就在这里了!我们先顺着右翼的人性历史观来做一番分析。

毛泽东是不允许跟随他打下天下的共产党干部们去搞资本主义,追求私人和家族的发财显贵的。他要求他们必须是“无产者”。即有点特权,也无非是多吃一点多占一点。他一直压制着共产党干部这部分的“人性”。压制到了极点,便是“斗私批修”的文化大革命。毛泽东的旧官僚们敌视毛泽东对他们“人性”的压制,毛泽东一死,他们“彻底否定”毛泽东的文革,邓小平江泽民放开了共产党新旧官僚们的手脚,放手让他们去搞资本主义,“先富”起来。毛泽东的官僚无论大小原来都是无产者,两手空空,你要他们从摆地摊起家,一点一滴积累起资本吗?他们自然要利用他们或他们的父辈当年打天下获得的权力,将毛泽东时代属于人民共同财富的“国企”,先“股份”再私有化,攫取到自己手里,将自己迅速转化为大资本家。因此,要么你如左派,根本反对资本主义。你既主张资本主义,认为资本主义是符合自然人性的,那么在中国条件下,这共产党干部演变而来的“权贵资本主义”的产生和发展,也就是符合自然的,人性的了。这“人性”如此势不可挡,连号称最保守的陈云等八大元老家族,也只得收声,随大流放自家子女亲属同时代一漂而暴富去!伟东兄和右翼精英们,不要埋怨了。

右翼会说,“不。我们主张资本主义,但反对红二代们吞噬原国有财产,成为权贵。”

社会主义的原国有财产要不要私有化?不私有化怎能完成中国的资本主义改造?那么,私有化给谁?都给外国人?行不通。都平分给全民?也行不通。老王早就问过胡平:“胡平,你那么主张资本主义,主张私有化,那么私有化给谁?能私有化给你胡平们吗?”胡平是所谓“黑二代”。“黑二代”显然希望中国的私有化能私有到非红二代“平民”,最好私有到因共产党革命,家族曾被剥夺的“黑二代”手里。这是“转型正义”,是迟来的正义“清算”和赔偿。胡平们“黑二代”在文革中是极力地反对“血统论”“自来红”的。认为“血统论”“自来红”剥夺了“黑二代”道路选择,背叛家庭,争当红色革命接班人的权利和前途。因为毛泽东时代,社会主义时髦。但当今日邓小平“改开”时代,资本主义时髦了,当年争着红的“黑二代”们便纷纷退红复黑(解说当年是被“洗脑”或“打着红旗反红旗”),回归家族阶级立场,接过“血统论”反向宣扬“自来黑”,要与“红二代”们争夺谁最有权占据原国有财产,谁最有资格“先富”成为大资本家,也即谁最有权“黑”的权利了!

如果真发生这样一场对共产党革命历史和所得江山财富大清算,大翻个的全社会财产权利权力再争夺再分配的革命,中国的大动荡大毁坏是不可避免的。上面不是说了吗,“权贵资本主义”作为中国四大势力89后博弈厮杀交易妥协退让演变的自然结果,各种力量斗争合力的结果,恰是中国社会最合理的结果。合理在哪里?因为它稳定住了社会,避免了中国一定要资本主义化前景下,本来无可避免的大革命大翻个大动荡大毁坏。

陈云是睿智的。他预见到他已不能阻挡的中国不可避免的资本主义化下,若共产党自家的孩子不能现在迅速利用权力转化为占据国家主要财富的资本家,仍然掌控住国家全部经济命脉,那是非常危险的。教条地让自家孩子守住“红”的本色,坚持要他们作资本主义化下的“无产阶级接班人”,如李讷般处社会底层,国家财富就只能急速地私有化到非红二代乃至“黑二代”手里,阶级力量阶级关系就将发生颠倒性的变化,“颜色革命”就不可避免了,“红二代”那时将空有愤怒没有任何财富力量作抵抗了,统治地位的中国革命历史价值观就大颠倒了,共产党就是“匪”了,共产党的“祖坟”就要被挖了,就要接受复辟的“黑二代”们的“正义审判”,上绞架了,内战也就不可避免了。

共产党“自家的孩子”作了大资本家,就不颠倒革命价值观了么?也会的。“存在决定意识”,新的阶级地位决定了他们必须要有新的阶级意识阶级理论来为他们的阶级转化辩护。他们有人早已不断地“反思”共产党革命,甚至不断地跟着反共右派恶骂毛泽东。但作为阶层,他们的血脉使他们毕竟不能彻底地否定共产党和清算共产党,也即陈云所断定的,他们毕竟不能去“挖共产党的祖坟”。因为这一挖,就挖空了自己的立足之地,就什么都说不通,也就什么都将没有了!

掌控国家经济命脉和雄厚官僚资本的“红二代”资本家不挖共产党祖坟,不颜色革命,哪怕国家已经质变,非红二代的或黑二代的新资本家及右翼公知,实力还是相对软弱的,还是无力发动颜色革命的,只能徒唤奈何。况,大批非红二代或黑二代的新资本家,还只能依附共产党权力或依附“红二代”垄断性大资本家,才能获得有限发展空间。中国的大动荡由此获免。这正是当初西方观察家误判,以为中国“改开”,资本主义发展了,“中产阶级”壮大形成力量了,颜色革命就必将来到,却至今失望,不解的根源所在。

台湾就是这个问题。国民党退到台湾,掌握住政权,为羁縻本土势力,定政策让“外省人当官”,经济上另开一条路,去让“本省人发财”。日据时期,本土已经颜、林、林、辜、陈五大财阀。台湾土改,大批地主农家子弟获得土地补偿,投资工商业发财,什么王、蔡、张、徐、吴数十家旧“望族”新财阀更先后涌出,掌握住了台湾主要财富。他们便成了立志埋葬国民党的台独民进党的后盾和金主。长荣张荣发便曾是陈水扁的直接雇主。国民党没有本土财阀支持,只能靠政权。“民主化”政权一失,便大势已去,只剩点“党产”苟延。民进党“割喉割到断”再在党产做文章,近年将国民党“党产”查封没收,国民党在台湾便只剩进坟墓一路了!洪秀柱前日为选举来美向华侨“革命之母”化缘,才募得区区数万美元,老王眼见着可怜,想想两蒋时国民党的财大气粗,真个是“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了。

看国民党,再看共产党,不得不说,陈云确是眼光老辣!

但“权贵资本主义”必伴随腐败。共产党不亡于反共的颜色革命,就不亡于腐败了么?是个问题,但也未必致命。

共产党当今的所谓“塌方式”“崩堤式”大面积腐败,本质上,是资本主义化下,共产党从一个无产阶级党转化为资产阶级党,它的高中级乃至各级干部,从无产者转化为资产者的一个必然的必经的阶段。这个阶段任务的完成,不会长久。腐败不会永远。共产党大体完成了资产者转化后,他们就会资产阶级法制起来,严厉的监督制度就会建立完善起来,就会严禁后来者的腐败了。大面积的腐败就会停止了。所谓“逆取正守”,此之谓也。

当然,伟东先生最后还有警告。说是,“红二代”的“红色帝国”模式近似纳粹帝国模式。纳粹帝国内政建设上是成功,它的失败是对外侵略扩张过度的野心。中国这个“红色帝国”模式一定崩溃。它虽没有对外侵略扩张,,但纳粹帝国能成功所有的三大关键优势:“意识形态”、“廉洁”、“团结”,是“红色帝国”没有的。不但没有,而且是它致命弱点。此外,还有现代互联网呀,“八千万党员”呀等“天敌”。习近平这个“孤独的共产主义者”,也无法挽救。云

其实,这些还真不是什么“红色帝国”不可克服的大问题,这里不必多作分析了。伟东先生企图用这些来吓唬说:“习大大呀,你十九大上把权力拿到手了,就要‘华丽转身’呀,就要主动改革呀,要把共产党分裂成几个板块,完成“民主化转型”呀,共产党才能平安落地呀,不然你就是与全世界为敌与全人类为敌呀。”等等。伟东兄好像对共产党很善意。其实,反共右翼怎么会希望“共产党平安落地”呢?它总希望共产党快死。习近平怎会受这样的吓唬?

习近平十九大前后一定会有所改革。但这改革,不是吓唬的结果,不是他主观愿“华丽转身”的结果,一定是“特色”资本主义发展新阶段下形势的需要和逼迫的的结果,这形势的逼迫,就包含了中国各社会力量继续的斗争博弈在他身上体现的合力。合力决定了中国的走向和进度。不是英雄决定历史,是人民全部力量体现的合力决定和推动历史,这是老王信奉的历史唯物主义。为推动习近平的改革,全国人民各阶级、各派政治力量各自都要加油,看谁的力量的影响力作用力更大些。


2017年6月13日
微信:laowang7793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