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沈阳市司法局宣布“刘晓波病亡”

 

辽宁省沈阳市司法局7月13日在其官方刊登“刘晓波病亡”通知。通知称:刘晓波,男,现年61岁,于2009年12月23日因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1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服刑期间,因患肝癌,被保外就医。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邀请国内知名肿瘤专家多次诊治,并邀请美、德权威肝癌治疗专家参加会诊。经多方救治,刘晓波病情持续恶化,7月10日进入抢救和重症监护状态。7月13日,因多脏器功能衰竭,经抢救无效死亡。


刘晓波在2010年荣获诺贝尔和平奖,是世界上仅有的三位身陷囹圄的诺奖得主之一,其他两人是德国的卡尔.冯•奥西斯基(1935年)、缅甸的昂山素季(1991年)。

刘晓波是吉林长春人,1974年到吉林农安县插队当农民,1976年成为长春建筑工人。中国1977年恢复大学考试制度,刘晓波考入吉林大学中文系,1982年毕业,考入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读研,1984年获硕士学位,毕业留校任教。

1988年6月,刘晓波的博士论文《审美与人的自由》获得通过,他成为北师大文学博士,应聘为中文系讲师。1989年春天,他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当访问学者,4月26日离开美国回到北京参加学运,向北师大“学生自治会”转交了海外留学生捐款数千美金和万余人民币。

1989年6月初,天安门广场学生运动进入最后阶段。6月2日,刘晓波和学者周舵、高新以及歌手侯德健进入广场,开始绝食并发表《六.二绝食宣言》。6月3日深夜到4日凌晨,荷枪实弹的军队完成了对广场静坐学生的合围,在最后关头,刘晓波等四人同解放军谈判,说服数以千计学生撤离,避免了更大的流血惨案。史称“广场四君子”。
1989年6月6日,刘晓波被捕,被说成是天安门学运背后黑手。9月被开除公职。1991年,北京法院开庭审理刘晓波“反革命宣传煽动罪”案,他因“重大立功表现”被免于刑事处罚而获释。

刘晓波获释后,长期处于软禁和控制之中,尽管他也能到海外旅行。他曾出国访问美国和澳大利亚。1996年因同广州异议人士王希哲发表涉及两岸统一、西藏问题、人代会制度和钓鱼岛等问题的《双十宣言》而被判3年劳教,在1999年10月获释。

从1999年到2008年仅十年期间,刘晓波主要在中国从事写作,大部分作品是在海外和互联网上发表的。2000年,刘晓波参与创立中国独立作家笔会(后改名独立中文笔会)并三次连任会长直到2007年。

2008年对刘晓波来说是一个转折和重要年头。这一年,他和张祖桦等人参与起草了《零八宪章》并同300多名中国各界人士联署,在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之际发表,该文以捷克斯洛伐克《七七宪章》风格写成,呼吁言论自由、人权和自由选举。

在零八宪章发表前夕,刘晓波被捕(12月8日),罪名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2009年12月25日,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其11年徒刑,次年5月开始在锦州监狱服刑。2010年10月,刘晓波在服刑期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在挪威奥斯陆举行,由于刘晓波不能前来,挪威诺奖委员会为其设立一把空椅子。

刘晓波案和外界反应

刘晓波被判刑后,美方就一直对中国当局的做法持强烈批评的态度,并多次利用各种机会和场合同中国高层讨论刘晓波问题。美国国务院说,对发表和平政治言论的人进行迫害,违背了国际社会公认的人权标准。

欧盟、德国、法国等多国都对刘晓波被判重刑表达了震惊和担忧,许多国际人权组织甚至欧洲汉学会这样的组织,也都不断呼吁释放刘晓波,多年来,呼吁释放刘晓波的国际人物还包括美国前总统卡特、南非前总统曼德拉、波兰前总统瓦文萨、南非大主教图图、捷克前总统哈维尔等15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2009年,西藏流亡精神领袖也是诺奖获得者达赖喇嘛发表声明,认为中国政府对刘晓波这样的表达言论自由人士的肆意判刑,显然违背了国际人权公约的基本准则。但所有这些呼吁都没有发生作用,北京充耳不闻或置若罔闻,直到刘晓波病重病危的2017年5月,这已经是刘晓波坐牢第8个年头了。

近一、二十年来,刘晓波一直有健康问题,尤其是有乙肝病史。但他坐牢这些年来,还没有传出有重大病情的消息,直到2017年6月。刘晓波的好友和代理律师莫少平及尚宝军向媒体透露出刘晓波罹患肝癌(晚期)已保外就医的消息。6月26日,刘晓波肝癌晚期的消息一经传出,很快传遍互联网。

近两个星期以来,中方三次通过互联网通报了刘晓波的病情,刘晓波家人呼吁当局让他们到美国德国就医,但都没得到批准。7月5日,当局宣布已允许美国和德国的专家到中国参与医治刘晓波。
 

刘晓波和他的政治主张(鲍彤)

1986年底安徽、南京、上海、北京的学生运动期间,我知道了刘晓波的名字,没见过面。2007以前刘晓波找过我两次,两次都被警察阻拦,不让进来,他只好回去。我同刘晓波熟悉起来,是2007和2008年的事,我们很快成为好朋友。

刘晓波的专业是文艺理论,在学校里研究过杜勃罗留波夫、别林斯基、车尔尼雪夫斯基一派的学说,但是他不满足。

他喜欢自由自在地生活,喜欢交友、聊天。就性情而论,他不是政治人。同他聊天,平民琐事,天南海北,古往今来,几乎不涉及政治。顺便提一笔,我们喝茶聊天时,总有人在边上听着。

熟悉以后,我们每月必喝一次茶聚聚。因为种种原因,并不是每次都能聚成。他知道我每天在玉渊潭公园打太极拳,有事还到公园来找我。 2008年有一次,他到公园来,说几个朋友在起草《零八宪章》,希望一起商量。自此,我们见面就不仅每月一次了。

《零八宪章》不是刘晓波一个人起草的,是他主持,大家一起商量。他很注意听各种意见,对不同意见,他听得特别仔细。他也争论,但不固执,择善而从。怎么能够让更多的人认同,他就赞成怎么写。

刘晓波性格很温和,不走极端,不主观,不偏激。后来的那篇《我没有敌人》,确确实实反映了他的为人和主张。

起草《零八宪章》的时候,他也征求我的意见,但是我的意见很简单,只有一句话:越简单越明白越温和越好。除此以外,我没有别的意见。几个朋友一起商量,忙忙碌碌,他最忙。

刘晓波聪明,知道做事情一定要合法,这样,参加的人会多,阻力会少。《零八宪章》里面所写的内容,几乎统统都是宪法上讲了的。我们只是要求认真落实执行,没有别的新的东西。在正常情况下,本来全部是当局可以接受而没有理由拒绝的。

比方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老百姓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新闻自由、集会结社自由、游行示威自由,统统都是明文载入宪法的,都是政府应该保障的事情,没有什么「颠覆」的东西。

当时估计到,有两个问题可能是比较难于被接受。一个是「军队国家化」,还有一个是「联邦制」。这两个问题本来也考虑过是不是不说,但是共同的结论是为了爱国,非说不可,这是我们爱国者的责任所在,不能苟且。

军队如果不国家化,难道可以私有化、党派化、军阀化吗?不应该啊。国防军天经地义必须国家化。军队国家化是1937年一直到1946年毛泽东周恩来一贯的主张,不应该动摇。

联邦制是民主制度的基础。中国这么大,如果不实行联邦制,那么就是中央集权。从秦始皇开始,一切主观主义都是和中央集权联系在一起的。所以联邦制实际上是治理大国的对症良方。美国的成功经验证明,如果没有联邦制,如果没有地方自治,民有民治民享势必落空。中共历史上就主张过联省自治,这是纲领性的东西,是共产党老祖宗的主张。毛泽东在湖南时甚至提到湖南要独立,那就偏激得没有分寸了。联邦制和四分五裂压根不是一回事,美国是联邦制,谁能把她四分五裂?

刘晓波走的这条路是一条深思熟虑的路:一切立足于合法、和平,非暴力;温和不偏激,有根有据,有现实的法律根据,也有历史文献的依据。

当时大家都比较乐观,因为据说中国要搞「和谐社会」。已经有了宪法,尽管不完善,但是里面有好东西,落实好东西,应该阻力会比较小,赞成的人会比较多,应该没有理由反对。所以大家都比较乐观,我也很乐观。

刘霞总是静静地听。她爱笑,笑得极灿烂。但她是个忧郁的人。她是诗人,画家,喜欢照相。她的作品的基调是忧郁和悲伤,悲天悯人看世界。《零八宪章》发表以后,当局居然把刘晓波抓起来判刑。我不知道刘霞有没有什么预感。我确实没有这个思想准备。

刘晓波为什么会被判罪,而且是重罪。爱国有罪,护法有罪,我至今搞不懂。当时清华大学有一个胡鞍钢教授,他说中共的常委制就是集体总统制,这话在《环球时报》上发表以后,国内从来没有人批评过,显然是认真的有共识的。十六大、十七大的时候大概是每个常委各管一摊。逮捕刘晓波时,当时的政法委书记是周永康,所以我只能这样理解:把刘晓波抓起来判刑是出于腐败分子周永康的胡作非为。真相到底如何,相信将来会搞清楚。

后来刘晓波得到诺贝尔和平奖的殊荣,这是实至名归。刘晓波找到了一条阻力最小,理由最充分的道路,他的最终目标是没有人胆敢公开提出反对的。如果中国真的走上了民主的道路,那么,不仅是中国人民的福祉,而且全世界将会得到一个负责任的大国。这对人类共同的文明发展可以起绝大的积极作用。

谨以此文纪念伟大的爱国者——刘晓波。

2017年7月13日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