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习近平对印侵略军究竟打不打?

老王社长

 

对中国西南洞朗地区的印度侵略军,习近平究竟打不打?

不打,由它占据,既成事实,你就别干了。什么“国家主席”“军委主席”“总书记”或据传十九大要任的党主席,就通通别干了!还有什么“习近平思想”、“习近平主义”、“核心”、“中国梦”、“阅兵”....这些捞杂子,也就通通别提了。再干?再提?你怎么见人?你就羞死了!

古今中外,哪个国家的欲有作为的最高统治者获得可服天下的权威,是不经战功的?华盛顿、林肯、罗斯福;克伦威尔、拿破仑、彼得大帝、斯大林。再看,秦皇汉武,光武曹孟,唐宗宋祖,忽必朱元,康熙雍正乾隆、孙文蒋介毛泽东,谁人能外?在中国,没有战功,你就休想得到统治国家令行禁止的声望和权威,你就休想完成历史赋予的大事业大成就。现代民选大总统,梁启超也曾高论中国人可以信任托付他的条件,他必得“试以大任,以养其望,假以实力,以重其威”,“整军经武,尝胆卧薪,遇有机会,对外一战而霸”。

因此,对外寻求战机,正是谋实现“中国梦”的习近平今日之急切所需。印度侵略军罔顾地厚天高,狼窜我境,指天画地,,予取予求,警告再三,竟开挖工事,据地不退,此敌不灭,何谓国防?此时不打,更待何时?!

要敢打,必打。千条万条,这是第一条;千理万理,这是第一理。

有多虑者曰:“打则易,恐收则难收”。此忧天之论。

中国军的打,不以占领印地为目的,甚至在战略后勤保障基础建设尚未总体完备之前,暂不以收复藏南我土为目的,痛歼今日入侵我境之敌即止,主动在我,如何难收?敌纵败而不服,欲不断来犯,我对印防御,居高临下,以逸待劳,印度是何国力?印军何能旷日持久?

又曰:“今日未必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了,恐中国周边狼烟四起了。”吓唬自己罢了。

今日中国周边的战略总态势,中国国力上升中,美国收缩,日本自保,南海初定,越南可羁,朝鲜乃西方“铜豌豆”,俄美中东角力正酣;台湾么,不过南明小王朝形势,内斗苟延,长城自毁,只待“多尔衮”南下收割而已。何来四处狼烟?只要外交得法,对印小试一刀,其他方面,中南海足可安居平五路矣。

又曰:“今日军中腐败。解放军已不复是1962年毛泽东时代“要压倒一切敌人,而不为任何敌人所屈服”的军人了。”

这确是个问题。钢多了,气少了。但解放军战斗传统毕竟久远,加习近平近年大力反腐整军,亡羊补牢,尚未太晚。况今日中印之战,不在江胡军中放纵腐败的年代,而在习王严打军中腐败时期,战力恐反可提升。如何此说?不是已百十高级将领畏贪腐之罪纷纷跳楼去了么?设一西部战区某军,其首长自知贪腐在身,已计跳楼,但当此东窗未发之际,得令率军对印作战,他还跳不跳楼?不会跳了。“与其跳楼而死,不若战死”,将功赎罪。恐怕这将军,战场上更能精心指挥,勇猛百倍的了。

故此虑可忧,不必大忧。

还有一忧:说是“新中国前几次战争,人民万众一心,国内不存在一个庞大的亲美亲西方政治经济利益集团,不会出现前线将士浴血奋战,后面配合敌对势力兴风作浪的情况”。

今日中国社会已呈多元化,过去中国对外作战,国内万众一心,全力支前,没有异声的时期,已难再现。中国的对外战争,确实要在这种新状态中经受考验了。但是想想,美国的哪次对外战争,国内没有异议?不是还有“反战浪潮”吗?但前方的仗该打,美军一样的打。当然,这在很大程度上要靠国力资源和武器技术的优势了。中国毕竟是一个中央集权的国家,只要中国对外战争旨在保卫国土,站稳了正义立场,国内异议掀不起恶浪。至于严重越界的汉奸言行,“配合敌对势力兴风作浪的情况”,平时可稍宽,战时则必立法严厉取缔逮捕,镇压不贷。正义战争及其胜利,足可振作人民,动员人民,团结人民,荡涤社会一切黑暗势力,污泥浊水。这恰是中国今日最需要的,也恰是与习近平今谋求大业之需要,一致的。

那么,没有可忧的了么?有的。春秋著名战略家曹刿就曾提出了一个国家何时可以对外作战的条件:“小惠”不行,“小信”也不行,必得司法公正,人民信服,才“忠之属也,可以一战”。

“改开”以来中国,司法腐败,难觅公正,民怨极大。怎么办?难道不战了么?箭在弦上,还是要战的。好在是中印边境小战。为中国前途计,为中国未来可能的与敌国大战计,习近平中央应下定决心,改革司法,交人民民主监察监督,独立依宪依法公正办案,以救民心,以聚民气。此乃国策重中之重。民气顺,国家顺,敌国惧,“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

对印入境侵略军,说了,必须一战。要想打,敢打,这是第一条。但何时打响,则不是本评论可置喙的了。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慎重初战,初战必胜”。这是毛泽东一贯战争思想。毛泽东出茅庐未久总结第五次反围剿失败教训,就因“全不知初战关系之大”。(《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

根据毛的思想,林彪有一个著名的“四快一慢”原则。什么是一慢,林彪指导他的将领说,就是“指总攻发动时间这一下要慢(但总攻开始以后就要快)。在这一问题上要沉住气,上级催骂,派通讯员左催右催,这就要沉着,反正我要准备好了才打”,反正“地形,敌情对我有利才打”。

我们相信,习近平军委总部,中印边境前线解放军,一定能沉着,不受国内外任何急躁冒进舆论或激将法的干扰,准备好了再打,而且打好。

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再次对印作战胜利!


2017年7月21日
微信:laowang7793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