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郭文贵捅了谁的“民运”马蜂窝?

喻智官

 

时下海外闹得最凶的是郭文贵“扫荡”民运的话题。

上月十八日,郭文贵在视频中怒斥几个找他茬的“民运人士”,藉此抨击了二十八年来民运的一些乱象,在我听来,他在激奋情绪下的即兴讲话,虽有偏颇之处,但大体揭示了海外有些民运人士消费六四的丑陋现象,道出了二十八年来海外民运的现状。

郭文贵捅了“民运”的马蜂窝?

按有些民运人士的标准,我不是民运分子,最多是“自干民(运)”,但我从不把自己当(民运)外人,这次也不例外,便想当然地以为,真正的民运人士一定会闻过则喜,借助的郭文贵的痛批深切反思,清理队伍,重振旗鼓。

讵料,许多民运人士的反应让我又一次大跌眼镜,被郭文贵点名的“民运人士”不以论理反驳,而是失态地日日暴跳骂娘,而其他反郭的民运、异议人士,终于抓到了郭文贵的把柄,纷纷晒二十八年的成绩单回击郭文贵,并给郭文贵按上“污蔑六四,诋毁民运,帮中共打击海外民运”等罪名,那情形恰似郭文贵捅了“民运”的马蜂窝,一时间乱蜂飞舞,那阵势要让郭文贵吃不了兜着走。尽管郭文贵在随后(二十一日)的视频中澄清和纠正一些误解,再三重申他尊重六四和民运,他和真正的民运人士都是推进中国自由民运,最终实现“喜马拉雅”的同道,然而一些“民运、异议人士”依然不依不饶,借题发挥,穷追猛打。

郭文贵反对募捐错了?

这就怪了,我怎么没觉得郭文贵的话大逆不道呢,他在直斥唐柏桥常年骗捐的事实时说,许多民运人士“打着六四的旗号骗钱骗色,骗名骗利,搞政庇,”难道不是事实?“利用六四敛财的人下地狱”,说错了么?仅就我知道的说,六四时我在日本,留学生两次游行声援国内绝食学生,募捐到几百万日币,几年后在网上看到消息,捐款被私人侵吞,还为此打起官司。其他地区包括港人和欧美国家收到的捐款,哪一笔六四捐款的账目和用途是清楚的,又哪一笔钱没闹出纠纷?

最搞笑也是不打自招的是,常年靠募捐生活生活,连离婚也要募捐的唐伯桥反驳郭文贵的“捐款论”说,郭文贵竟然不懂,“民运需要捐款就像人需要吃饭一样必不可少”,还举例说,孙中山也靠募捐发展。不错,民运要成功需要一定的职业革命家,职业革命家当然要靠捐款,但职业革命家靠什么去募捐?靠的是革命家的道德勇气和牺牲精神。前述六四时踊跃募捐的在日中国留学生,都刚到日本不久,许多人连一百元日币的方便面都舍不得吃,却一千二千地投入募捐箱,就因为天安门广场绝食学生的精神感动了我们。今天海外华人多数小康了,为啥没人愿意像当年那样给民运人士捐款?

所以,这二十八年来,我和熟悉的民运和异议人士朋友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追求自由民主的人士面对的是巨无霸中共,我们对抗中共的唯一武器就是道德感召力,有了道德感召力才能像当年孙中山那样拥有精神和物资财富,才能得到海外华人的支持,进而影响国内,成为国内被压迫老百姓的希望。

郭文贵歪曲了海外民运的现状?

然而,二十八年来人们看到的海外民运现状是:搞组织时民运人士宁做鸡头不做凤尾,使民运组织不断分子化、原子化、质子化地愈搞愈小,几个人搞一个组织或一个搞几个组织,山头林立,人人是“民运领袖”,个个是王若望先辈说的“小毛泽东”;在分配资源经费时,民运人士更加斯文扫地你抢我夺;甚至为一些蝇头虚名也互不相让反目为仇。而且一旦争斗起来,互相指称对方是特务,必欲致对方死地为后快,那种狠劲早已超过对付中共这个主要敌人了。

最讽刺的是,民运的目的就是追求自由民主,首先是争取言论自由,但有些民运组织的负责人却建立“民运体制”,不容忍组织内部有异议存在,并利用手中的权力排斥异己打击对手。由美国基金会资助的中文笔会一面拒绝完全合格的袁红冰入会,一面开除向笔会提合理建议的会员高寒;而民运刊物的主编拒绝刊登异议观点,此类怪事林林总总不胜枚举,结果就是劣币驱逐良币,不少有尊严有良知的人士不得不对此类民运组织和“民运人士”敬而远之。

可见,郭文贵不过是说出了上述的事实,那些同仇敌忾对付郭文贵的“民运人士”给他加上“中共派出来分裂民运”“打击海外的正派民运”等罪名,不过是自欺欺人。民运早已内斗的四分五裂一盘散沙,还用郭文贵费力去分裂?如果二十八年来民运的主流是正派的,一个郭文贵又如何打击得了?看看名副其实的正派组织法轮功,在强大的中共的打压下非但没垮掉,而且愈战愈勇,不靠外人募捐自己办报纸电台,干得有声有色,成为反共的主力军。

本来,不用申辩叫嚷,谁也不会全盘否定海外民运,郭文贵没有否定也否定不了,凡是客观公正的人都会承认,海外仍有不少默默奉献的民运人士。连一贯严词批评民运的澳洲韩尚笑教授,今日也在视频中高度赞扬了澳洲的潘晴等三位民运人士。我在澳洲的朋友陈新浩、孙宝强夫妇及孙立勇,也都是值得褒奖的民运人士。六四时,孙宝强和孙立勇是上海和北京市民,因抗议中共屠杀而坐牢多年。他们流亡海外后,不像有些人,把坐牢当政治资本,把流亡挂在嘴上,自吹自擂博取名利,而是扎扎实实从事反共活动。同样搞募捐,孙立勇组织的“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得到众人的信任,每年有几十位国内的良心犯和他们的子女得到捐助,他的努力极大地安慰了国内的良心犯。孙宝强、陈新浩夫妇,非但不争名不夺利,澳洲只要有反共活动,他们总是出钱出力冲在第一线。这些有道义和良知的民运人士才是民运的中坚和脊梁,是他们守住了民运的道德底线,为民运挽回了应有的声誉。

试看真民运人士如何说民运

比起那些自高自大的“民运代表”,上述的澳洲几位民运人士更有资格为自己辩诬,但我听到的刚好相反,他们对民运现状也是反省和不满,只是凭着良知和反共的信念,用“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坚守在民运战场上。而不少有尊严的正派民运人士,因不愿蹚民运的污泥浊水而退出民运,其中的代表是余志坚。

论六四大英雄,除了挡坦克的王维林,就是砸毛像的湖南三壮士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然而,余志坚在去世前二个月发表“本人关于正式退出民运组织的声明”,内容如下——

……关于海外民运,美国的魏京生先生曾经说过这样的话:“苏联解体了,可苏联并没有海外民运。我们有海外民运,共产党是不可能不垮台的。”我看魏先生也存在高看海外民运的问题。魏先生在海外也混了十多年了吧,我现在敢于说一句不太恭敬的话,魏先生对海外民运所起的作用,与其彻底退出海外民运所起的作用,其实并无不同。海外民运几十年了,大话、漂亮话也说了几十年。有人说这些话能鼓舞士气,我看是纯属自欺欺人。关于海外民运,我也曾说过这样的话:“国内民运,不尽人意。海外民运,形如狗屁。”我尤其痛恨的是,一些顶着“六四”光环的吸血鬼一样的人物所搞的难民党,竟然一直是海外民运的主流。表面上,他们大叫大喊,到处抗议。实质里,他们无情的玷污了国内民运人士,彻底败坏了中国民运的前途。有鉴如此,本人特意声明,正式退出所有海外民运组织。计有: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中国泛蓝联盟海外发言人、独立中文笔会。从今以后,本人绝不轻易加入任何民运组织。我无所欲,唯求清白而已。2017-1-18 于Indianapolis

余志坚对海外民运的恶评比郭文贵有过之而无不及,难道余志坚也是污蔑他自己为之献身的民运?当初不敢说余志坚污蔑民运的“民运人士”如今为何叫骂说出同样真相的郭文贵?因为直面民运真正的大英雄,他们再狂妄也知道自己的丑陋和猥琐,而郭文贵不过是一个富商暴发户,他们自恃有鄙视他的道德优越感,所以一个个忙不迭地晒“二十八年成绩单”来回敬他。适得其反的是,他们拿出的成绩单恰好暴露了他们的真面目。原来,他们参与各项反共活动的目的是为个人博取名利,而不是推进中国自由民主大业,所以,他们手擎反共大旗,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自我欣赏自己所做的每一项“功绩”,也期待着人们认可和仰慕他们的每一项“功绩”。由此不难理解,郭文贵爆料以来他们为何本能地进行抵触,因为郭文贵把他们挤下了舞台,让他们风光不再,“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到此我们明白了,郭文贵捅的不是余志坚(顺便提一句,他去世时,郭文贵给他家属汇去五千美金丧葬费,可见他对真正民运人士的尊敬)那样真民运人士的马蜂窝,而是挟民运自重的伪民运人士的马蜂窝,因此他的言论得到了绝大多数网民支持,这才叫公道自在人心。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