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一国两府便是“一国良制”

 ---晤谈马英九感想之四

王希哲

 

张安乐(白狼)先生就提醒说,“一国良制”是国民党“华独反统的借口”。一些朋友更疑问,王希哲“站到了国民党的立场”。

不,希哲不站在共产党立场,也不站在国民党立场。他站在中华民族立场。

“一国良制”自然要对中华民族有利。但怎样是“良制”,有人提出:大陆宪政民主化,国共两党依宪法,民主竞争统一后国家的执政权,这就是“良制”。其实,这正是1996年希哲与刘晓波联手发表的《对国共两党的双十宣言》中,向国共两党呼吁的。后来发现不对了。主要是台湾“民主”教训了希哲:一个存在着历史价值观和法统价值观你死我活敌对和仇恨的两大政治势力的社会,是不能玩“民主”的。台湾被中美“鸟笼”罩着的“民主”,已经够灾难了,中国大陆若再来实行国共两党“民主”竞争执政权,一定再发内战,无可避免。此路不能走。

“一国两制”?国民党投降降下旗帜,进入中华人民共和国体制内获合地位,自行一制经营台湾?希哲说了,莫说国民党不能。即便国民党能屈能伸肯了,那也是很危险的。它必定为中国共产党在大陆长期统治的稳定,埋下必有一天爆发的祸患。共产党自以为“一国两制”得计,至今还意识不到它深藏的危险。这点上,共产党邓后诸公的眼光,还真比不上王希哲能见深远。

共产党要统一台湾,而又不留下国家动乱翻覆的长远祸患,只有一个办法;彻底消灭掉国民党,或先假手民进党消灭掉国民党,不留下国民党任何死灰复燃的后患。此话说出来不好听,写诗则好听:“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其实一个意思。

但老王决不赞成消灭国民党。他不是站在国民党的立场,而是站在民族的立场。因为中国国民党对中华民族是有过历史的功勋的,虽然也有过历史的过错。它起码三大功勋:一曰推翻帝制建立民国;二曰坚持了全民族对日抗战直至胜利,三曰收复和建设了台湾,且在台不渝坚守了“中国台湾”的民族立场,招引了台湾反中皇民势力的嫉恨。

对中华民族有过功劳的政党,是应予善待,不应消灭的。

那么怎么办?中国国民党不应消灭;而国共两党处于一个政府体制之内,又绝非久安之计,国家势必一日祸起萧墙。思前想后,唯一的办法,唯一的良策,也即唯一的“一国良制”,是一国两府了!

希哲2011年辛亥百年访问了台湾。他在《辛亥百年台湾访问报告》结语早就这样写道:

“......
2、中国主权不容外国侵夺。这是唯一的原则。故我们坚决反对皇民台独理论。但中国的主权,只要是中国人所有,“楚弓楚得”,哪怕一两个中央政府,有什么多大的关系?反正在一个中华民族大家园之内。蔡英文承认“中华民国就是台湾,台湾就是中华民国”,已经很不错的进步了,它承认了台湾主权还是中国人的,不是日本人的,不是美国人的,就由它去,岂不皆大欢喜,真正和平?中国人保留多一个自己民族的另类家园可以去自由逛逛,多好。总比香港“回归”了,也学会了专制,一批北京政府不喜欢的中国人连香港都被拒进不去了(如我老王),要好些吧?

3、孙蒋国民党于中华民族是有功劳的。其功劳大者有三:一是推翻满清建立民国;二是团结全民族赢得抗战胜利;三是领导建设了现代台湾。有此民族三大功劳,北京政府便让出台湾一隅土地,容他“中华民国就是台湾,台湾就是中华民国”,有何不可?孙文两蒋之庙,享祀长久,亦是北京“孙中山事业最忠实继承者”之美事。

4、丰富中华民族文化在百花齐放。百花齐放之要义在土壤水性之多元。既要民族文化的千姿百采,百家争鸣,就何必在大一统下将土壤弄成一个样?正如林浊水先生所言,中华民国传统治下的台湾文化可以对中华文化与欧美日本文化的沟通,起无可替代的中介带动和互补作用。因此,保留台湾的中华民国中央政府正是对中华文化的贡献。

5、站在共产党统治利益的立场,为共产党在大陆的长远统治利益计。还真是将共产党国民党分开地域分治为好。共产党国民党历史上虽曰难兄难弟毕竟血海深仇。今日能够握手“合作”,见面客客气气,“台独”共同敌手外,恰完全是因分开一个在大陆一个在台湾,秦越肥瘦,鞭长莫及。即便如此,一遇到“抗日谁领导下的胜利”之类题目,便暗中翻脸,旧恨在胸,龃龉不断。设想,假若国共两党真能在某种国家形式下合在一起了,而国际国家大势,又是必将趋向民主,一旦国家大选到来,这两个历史血海深仇的党,怎能和平相安,按“普世”规则共玩“民主”?台湾一个“2.28”,民进党便操弄数十年必欲借此消灭国民党而后快,使国民党灰头土脸,几近亡党。国民党共产党几十年你我相杀多少成河的血案,还不谈所谓“解放战争”和“戡乱剿匪”现代无数历史事件价值观和领袖人物价值地位的截然相反敌对。这些,都是激烈的民主大选中,有待野心极端分子为夺权上位提出煽动口号而挖掘的无限丰富的矿藏。便今日反共论坛上这类极端的言论口号已经是屡见不鲜。何其危险!国共共处一国之“民主”前景,必将再陷中国于内战厮杀崩溃不能免。共产党今日以为“和平”招安国民党行“一国两制”为得计,殊不知恰是引火烧身,引“狼”入室,埋下祸乱之源!为共产党计,真不如改“一国两制”为“一个民族中国,两个中央政府”(北京政府,台北政府),哥俩各自登山,一个在大陆一个在台湾,可以久久客气相安无事。全中国主权,终在“一个民族中国”大屋顶下。两岸平等合作,和平发展,人民心理障碍必将日久消弭。今后将如何?蔡旺诠先生说,“顺其自然”而已。“两个中央政府”方针此不仅为共产党计,也真为我中华民族长远计也!”

有人说,国民党已亡,没有这个可能了。不!只要中国还有反共势力在,国民党就必定还有这个风云变幻的可能在。

回头说马英九。

马英九前总统对希哲说:“现在就是一国两制嘛”。

“我们的宪法,基本上是一中宪法,而且它也是主张统一的”。

“我觉得,现在,实际上就是大陆上所谓的一国两制。我们是制度不一样,但是我们都主张一个中国”。

你提“一国良制”,“这个意见很好。但是我想补一句,大陆说我们提出一国两制,我就说现在已经是了!”

显然,马英九一再强调两岸各自中国宪法下,“现在已经是了”的“一国两制”,无非是想要争得对“一国两制”的解释权,以“维持现状”罢了。但是,台湾的“一中宪法”,能够长期地维持下去吗?在台湾皇民势力和所谓“本土势力”的压力下,“去中国化”一天天在台湾发生着。台湾的中华民国南京宪法,本来完全是一个中国宪法,可今天,即便在这位中华民国前总统马英九的嘴里,也已不经意走露了心中秘密,它早已不是一个完全的中国宪法,而剩下可怜的“基本上”是一中宪法了。这“基本”,还将不断地销蚀,直至完全地去中国化,这是不能允许的。良制的“一中两府”,必须是一中。两府必须签订“和平协定”。这“和平协定”是两岸政府的最高中国基本法。陈水扁说“台湾民主”之上有个“鸟笼”。“一中”便是台湾的“鸟笼”:不得“去中国化”。若是听任外国势力介入台湾,勾结皇民势力继续“去中国化”,将台湾绑入他国的反华棋局,北京恐怕也就只好武统台湾,剩中国的一个北京中央政府了。

“一个中国”和平协议保障下的“一国两府”,我想,这就是中国特定历史时期的“一国良制”。

2018年3月18日

微信:laowang7793

(注:文中引号中的马英九说话,依据录音原话)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